※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

12月29日


 我为那个准备恢复电厂供电的日本工程师招到了50名工人,并另外派了30名工人供维修水厂使用。我们欧洲人同日本人一样关心尽快得到照明和水。中午我同斯迈思博士一起拜会了日本大使馆的福井先生。我们请求允许我们运输燃煤和大米。福井先生愿意替我们到军方说情,他本人帮不了我们的忙,因为一切得通过军事当局。10时,福井先生和高玉先生来访,他们为我送来了上海的邮件。这是极其令人高兴的。其中有3封信是妻子从上海寄来的(最后一封信注明的日期是12月22日),还有两份公文:一是礼和洋行经理鲍尔博士给克勒格尔的公文,注明的日期是12月17日;二是大使馆参赞菲舍尔给我的公文,注明的日期是12月22日,这份公文全文如下:


德国总领事馆 上海
1937年12月22日

亲爱的拉贝先生:

 本月18日在南京的日本大使馆参赞日高通知我,根据他个人的查实,大使先生的房子和德国大使馆的办公楼以及我的房子仍然完好无损,日方负责这些房子的警卫工作。虽然停在大使馆办公楼里的一辆汽车被抢走,但在日本大使馆的督促下不久便归还了。前面提到的情况我已拍电报通知了特劳特曼大使先生,如果您或某一位德国先生能就其他德国人的房屋状况作出查实(如有这个可能的话),特劳特曼大使先生将表示非常欢迎。此外,如果我能得到有关您迄今为止的境况以及其他滞留在南京的德国侨民境况的消息的话,我会很高兴的。我也想知道,大使馆和官员私邸的中国人员是否受伤害,是否在其岗位上。

 这封信经日本大使馆转交与您。如果您有消息传给我们,我请求您同样与南京日本大使馆取得联系。通过这种途径或许可以进行定期的消息交流。

 您逃脱了全部险境,安然无恙,我为此感到由衷的高兴。您的名字在这里有口皆碑,或许已经通过有线电和无线电反复传遍世界各地。

 祝您万事吉祥,向您和所有德国的先生们致以衷心的圣诞节问候。

  希特勒万岁!

  您的

  签名:菲舍尔




又及:大使馆其余先生的私邸是否都完好无损并受到保护?菲

  11月19日以来将近40天了,我一直没有听到妻子的消息。福井先生恳请我不要把南京的情况写信告诉上海方面,也就是说,不要报道任何使日本大使馆不愉快的事实。我答应了他,我有别的什么办法吗?如果我的信件只有通过日本大使馆才能传递,那我就必须顺从。总有一天真相会大白于天下的。我借此机会请求福井先生一定设法运走12月13日在这里遭枪杀的中国士兵的尸体。福井答应会想办法。他还通知我,从现在开始,我们安全区四周布置了日本岗哨,他们负责阻止到处游逛的日本士兵进入安全区。我曾比较详细地观察过这些岗哨,并确认没有一个士兵被他们拦住或者盘问过。我甚至看到士兵带着抢掠来的物品走出安全区,而绝对没有受到岗哨的惊动。保护到底在何处呢??


约翰 H.D.拉贝
南京
1937年12月30日(译注:拉贝将此函和下面3份函收在了29日的日记后)



致福井先生
日本帝国大使馆秘书 南京

尊敬的福井先生:

 在此我冒昧地把应转交给德国驻上海总领事馆的一个信封寄给您,信封里有以
下信件:

  1.一封给上海总领事菲舍尔先生的信;
  2.一封给拉贝夫人的信,地址为上海西门子洋行(中国);
  3.一封给上海西门子洋行(中国)理事会的信;
  4.一封给上海礼和洋行的信。

 我请求您把这些信件转交给收信人,对您的帮助我预先表示深深的谢意。

  顺效崇高的敬意

  您忠实的

  签名:约翰?拉贝


约翰?拉贝
南京
1937年12月30日
致总领事菲舍尔先生
德国总领事馆 上海

亲爱的菲舍尔先生:

 您12月22日热情洋溢的来信昨天由日本大使馆一秘福井先生转交与我,多谢。

 考虑到军事当局的检查和日本大使馆先生们(他们很热情,给我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的友谊,我不能像您希望的那样详细地回答上面提到的您那封信中的问题。12月23日,我发现除了您自己的住宅以外,还有以下建筑完好无损:大使馆、法尔肯豪森、施塔克、莱布桑夫特、杨森、许尔特尔、施佩曼、舒尔彻-潘丁、穆克和拉贝也就是说总共11处住宅,大使先生的住宅中只有一些轻微的损坏。克勒格尔刚才通知我,施塔克从昨天起必须被列入另一份名单上,这份名单有40多处住宅。

 所有欧洲人和美国人身体都健康。顺便还给您附上全体人员的名单。

 我听说,美国大使馆的几位官员正在前往这里的途中,但愿德国大使馆尽快随后。

 我们这里自12月11日以来同外界的通讯联系几乎被切断了,因此请您告诉我,库特沃号现在怎么样,乘客怎么样,我们在库特沃号上的行李怎么样?谢谢。

 我在12月22日收到了罗森博士、许尔特尔和沙尔芬贝格12月19日的简短来信(从蜜蜂号英国船上发的),信中说他们很健康。这3位怎么到蜜蜂号上去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这里的所有德国人给您送去最好的新年问候,我们非常希望很快再听到您的回音。

  希特勒万岁!

  您的

  签名:约翰?拉贝




附件:

  在南京的外国人

  1937年12月16日

  姓 名 国籍 公司或组织

  1.约翰 H.D.拉贝先生 德国 西门子洋行(中国)
  2.克里斯蒂安?克勒格尔先生 德国 礼和洋行
  3.爱德华?施佩林先生 德国 上海保险公司
  4.A.曹迪希先生 德国 基斯林-巴德尔糕饼店
  5.R.黑姆佩尔先生 德国 北方饭店
  6.R.R.哈茨先生 奥地利 安全区机械师
  7.克拉?波德希沃洛夫先生 白俄罗斯 桑格伦电器商行
  8.A.齐阿尔先生 白俄罗斯 安全区机械师
  9.查尔斯 H.里格斯先生 美国 金陵大学
  10.M.S.贝茨博士先生 美国 金陵大学
  11.刘易斯 S.C.斯迈思博士先生 美国 金陵大学
  12.C.S.特里默大夫先生 美国 大学医院
  13.罗伯特 O.威尔逊大夫先生 美国 大学医院
  14.格雷斯?鲍尔小姐 美国 大学医院
  15.伊娃?海因兹小姐 美国 大学医院
  16.詹姆斯?麦卡勒姆牧师先生 美国美国基督教布道团(目前在大学医院)
  17.明妮?沃特林小姐 美国 金陵女子文理学院
  18.W.P.米尔斯牧师先生 美国 北方长老会传教团
  19.休伯特 L.索恩牧师先生 美国 金陵神学院
  20.乔治?菲奇先生 美国 基督教青年会
  21.欧内斯特 H.福斯特牧师先生 美国 圣公会
  22.约翰?马吉牧师先生 美国 圣公会



约翰 H.D.拉贝
南京
1937年12月30日

我亲爱的多拉:

 昨天,12月29日,我通过这里的日本大使馆收到了你12月6日、12日、15日和22日的亲切的来信。有关我经历的细节,我目前还不能向你报告,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们22个欧洲人(根据所附的名单)以及韩和他的家人都健康。胰岛素我手头还有,你不必为此担心。我放在库特沃号上的行李怎样了?有关此事你有一点消息吗?但愿不要丢失了。我的所有书籍可是都放在那里。这里有许多事情要做。假如给我撤销市长职位,我一点儿也不会悲哀。如前面所说,我们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工作,但我们每个人的心灵都需要休假。我希望我们不久能团聚。

  热烈地问候你、亲吻你(尽管有种种检查!)

  你的

  签名:约翰尼

  附件(与给菲舍尔先生的相同)



约翰 H.D.拉贝
南京
1937年12月30日

亲爱的孩子们:

 我在这里给你们和家里所有可爱的人送去最衷心的新年问候。但愿我们大家明年相见时都健康快乐。我到现在为止身体还没有受到伤害,谢天谢地!

  热烈地问候和亲吻你们

  你们的父亲和祖父



约翰 H.D.拉贝
南京
1937年12月30日
西门子洋行(中国)理事会 上海

 在此,我给您和那里办公室的全体职员送去我最衷心的新年问候!

  希特勒万岁!

  签名:约翰?拉贝

  又及:信件检查目前还不容许我详细报告我的经历。

  签名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