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

12月4日


我们将中国军人从安全区清理出去的困难是很大的。士兵们非但没有如唐将军所许诺的那样撤出,反而继续挖掘新的战壕并在安全区内架设军用电话设施。我提出严厉抗议并指出如果再这样下去,委员会只能听其自然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不断向我们保证,3天之内从安全区撤出全部军人。这个时候又有谣传说,日本人再过两天就会兵临城下。我甚至觉得已经听到了炮火声(也有可能是我弄错了)。运粮的8辆卡车今天只来了一半。我们又经历了好几个小时的空袭。我的朋友克勒格尔当时正在飞机场上忙碌,离他100米远的地方落下了好几校炸弹,他差一点就丢了命。我们委员会开了一个长会,讨论了是否可以利用一下11月30日东京发给特劳特曼博士大使电报中罗森博士已经传达了的内容。我们作不出任何决议,因为中国人现在看上去是执意要守卫城市,因此中国人很有可能会愤怒地拒绝我们的建议,从而危及正在筹备成立的中立区。上海的电台报道说,由特劳特曼博士在牯岭(有意改动地点,因为最高统帅目前正在南京)带给最高统帅部的和平建议遭到了蒋介石的一口回绝,当然,此间我们对此深表怀疑。

难民们开始陆陆续续搬进安全区。一份小报(蚊报)反复告诫中国人,不要进入外国人的难民区。这家煽动性的报纸写道,即使城市遭到炮击,中国人也应当正视危险,这是每一个中国人的义务。

  在18时的新闻发布会上,报界得到以下消息:


供新闻界和警方的专稿 1937年12月4日

  在安全区(中文翻译用的是难民区)

  安置居民及分发食物的暂行措施

  一、安置

  1.安全区内还没有做好大规模安置居民的准备。目前的战局还没有达到必须这么做的地步。

  2.为了在紧要关头(也就是最后的时刻)将逃进安全区内的人数控制到最少程度,委员会建议,各个家庭可以和亲朋好友私下协商现在就安排好自己的住处。委员会保留在必要的情况下在这些房子里安置难民的权利。

  3.一个负责安置难民的特别委员会目前正在区内忙于了解所有可以考虑安置难民的房屋的情况。凡是无法通过私人关系在区内找到住处的难民,该委员会将通过协商解决。不到万不得已(也就是战局紧迫)时,将不实施该办法。一旦这个时刻到来,将会发布正式通告,正式宣布启用安全区。

  4.私下协商仅适用于私房,不包括公共建筑或学校。

  5.安全区内可供使用的空间有限,故家具或类似的财产不得带进区内。只允许携带铺盖、衣物和食品。

  二、膳食

  1.目前区内还没有足够的食品储备供大量难民食用,所以现在已经搬进安全区的难民必须备有至少能维持一周生活的食品。

  2.建议专事米、面和其他食品以及燃料供应的商人现在就进入区内继续经营。

  3.储备专供委员会在区内分发用的大米和面粉,待私商的粮食库存全部用尽时再使用。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储备的粮食将交给持有委员会执照的私商出售。

  三、运输工具

 委员会急需卡车和板车向区内运送储备物资,为此请求无偿或有偿地将运输工具提供给委员会使用。

  四、安全区的启用时间

 中方军事人员及其全部军用设施没有离开该区域之前,无法正式启用安全区来安置难民。

  签字: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

  (中文文本中称为:难民区)

  安全区管理委员会

  (1937年12月3日的情况)

一、理事会:

1.国际委员会主席:约翰 H.D.拉贝2.秘书:刘易斯 S. C.斯迈思博士3.总干事:乔治?菲奇4.副总干事:杭立武博士5.财务主管:克里斯蒂安?克勒格尔6.中方秘书处主任:汤(忠谟)系主任

二、委员会:

1.总稽查:爱德华?施佩林2.粮食委员会:韩湘琳 主任
  休伯特 L.索恩 副主任
  孙耀三
  朱 静
  蔡朝松(音译)
  晁老五(音译)
  萧
  C.C.孟
  周保新(音译)(红卍字会)3.住房委员会:王 廷 主任
  查尔斯?里格斯 副主任
  查尔斯?吉
  朱舒畅(音译)
  欧文 C.C.朱
  许豪禄(音译)
  王明德(音译)
  Y.S.张
  王有成4.卫生委员会:沈玉书 主任
  C.S.特里默大夫副主任5.运输委员会:E.L.希尔施贝格 主任
  R.R.哈茨 副主任(非委员会成员)